奥斯卡影帝卡西谈旧骚扰丑闻:很后悔已细致反省

奥斯卡影帝卡西谈旧骚扰丑闻:很后悔已细致反省
2018年08月10日 16:55 新浪娱乐

“对这种事我曾是处在防御模式,后来转变成了一种更成熟的视角,试图去找出自己身上的罪。”

卡西·阿弗莱克 卡西·阿弗莱克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8月10日消息,去年奥斯卡影帝卡西·阿弗莱克近日谈起他的旧日丑闻,和因此缺席今年奥斯卡一事。他表示对旧事非常后悔,进行了细致的反省,并全力支持女性和me2等运动:

  阿弗莱克说如果不是宣传电影,他不会做任何媒体采访,所以如今宣传新片《老人与枪》时,美联社才问起了他已经过去几个月的一件事:作为去年奥斯卡影帝的他按惯例本来要给今年奥斯卡影后颁奖,而当时me2运动盛行,他的旧案也被重提,对此阿弗莱街选择退出颁奖礼,让给詹妮弗·劳伦斯和朱迪·福斯特去颁影后。

  对此阿弗莱克表示:“我认为这是正确的行为,考虑到此时我们的文化所发生的一切,而且有两个非常棒的女性为最佳女主角颁奖,这感觉是正确的事情。”

  对于当年的旧案,他很后悔——2010年,两名女性指控在拍摄《我仍在这里》时被阿弗莱克骚扰,当时阿弗莱克否认指控,后双方达成了庭外和解。

  而阿弗莱克回忆起此事,称一起冲突导致他吃了官司,这非常尴尬:

  “我后悔自己曾卷入冲突,引出了诉讼。我希望自己找到了别的方式解决问题。这让我很悔恨。此前,我的人生中从未收到过那样的指控,这真的特别尴尬,我一度不知道如何处理。当时我被描述成的样子、说我的那些话,我不是全都赞同。但我希望纠正错误,所以我们以当时被要求的方式,去纠正了错的。并且都同意把这件事放在脑后,继续各自的人生,我想这是我们应得的。而且我想要尊重她们,她们尊重了我的隐私。就是那样了。”

  阿弗莱克说,之后通过倾听大众关于这个问题的谈话,他学到了很多,“对这种事我曾是处在防御模式,后来转变成了一种更成熟的视角,试图去找出自己身上的罪。这样做了之后,我发现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对于那起旧案为何发生,阿弗莱克进行了反省,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问题:

  “(《我仍在这里》那部电影)我是老板之一,在片场我是制作人之一,而那是一部疯狂的伪纪录片,一部离经叛道的电影。演员就是剧组人员,剧组人员也算是演员,当时就是一个不专业的环境,而责任本应该止于这里:我是制片人之一,错误发生了,我必须去承担责任。我的行为让环境更加不专业,我容许了别人做出那样的行为,我希望我没有,对此我非常后悔。我当时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头头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有没有‘我是老板’这样的意识。但是我那时的行为举止允许了别人也做出很不专业的行为。我很抱歉。”

  去年阿弗莱克把孩子带去了女性游行,他表示自己从me2等运动的大环境学到了很多,不只是工作,在家庭中为人父母,也有自己的责任,他希望给自己的两个儿子树立一个榜样:男人们懂得关爱、行为得体、必要的时候会去悔改,并且会指出儿子们犯的错误。

  他也有自己的制作公司Sea Change,作为一个老板,阿弗莱克称他的公司有一个非常睿智的女性Whitaker Lader在管理,她对于这些事情比自己了解得多。

  而阿弗莱克也认为:在这个大行业里,现状就是女性没有而被充分代表、报酬过低,被以千千万万种方式物化、贬低、羞辱,非常多痛苦,“但一直没人真正在意,包括我自己。直到一些有勇气和智慧的女性站出来说:‘我们受够了。’这些人算是领导了这场对话,也应该继续由她们领导这场对话。”

  他称自己会继续闭嘴、聆听,搞清楚事态,以自己微不足道的方式去支持和跟随。他努力在制作公司和在家里都做到这一点,并表态“如果有任何人号召我去以任何方式帮忙、去做出贡献,我很乐意”。

  此前《海边的曼彻斯特》导演肯尼斯·罗纳根为作为主演的阿弗莱克辩护,称在me2运动兴起后,舆论不停重谈阿弗莱克的旧案甚至做出攻击,这样对待他是“很糟糕的”。

  而对此,阿弗莱克表示不用计较自己是否被“糟糕对待”,“我认为世界上总有人比我面临着更大的困难,而他们毫无怨言。所以就此事,我认为自己不用再说什么了。”

(责编:加缪)

新浪娱乐公众号
新浪娱乐公众号

更多娱乐八卦、明星独家视频、音频,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entertainment)

娱乐看点

高清美图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