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火箭少女20天飞航记录:波折过后 向阳而生_新浪娱乐_新浪网
发布时间:2018-07-13
  • 火箭少女20天飞航记录:波折过后 向阳而生
  • 《创造101》结束后,刚成团的“火箭少女”两场演出失败,像是给大火的她们浇了两盆冷水,如今被传多名团员出走,成团发布会无法如期举办。我们跟访了少女们这短短20天行程,拍摄广告、录制歌曲、跳舞训练……高密度和流水线式的流程下,11位少女背负着巨大压力和困惑。女孩们也向小浪独家倾诉成团以来的状态和心声:在有女团经验的孟美岐、吴宣仪看来,团队关系尚需磨合;“杨超越紫宁”热搜事件让紫宁颇为委屈;赖美云不得不看心理科医生;热搜体质给杨超越带来发微博困扰,究竟什么能发什么不能发;经纪团队也无法给予女孩安全感,而腾讯和女孩原经纪公司签下的“割裂合同”更是埋下了隐患↓

  7月8日深夜,一则重磅“八卦”在各社交平台、娱乐论坛疾速蔓延:从大热节目《创造101》出道,且已过上合宿生活的限定女团“火箭少女101”里多名团员,忽于当晚被各自原经纪公司接连接离宿舍。消息传出不久,各家粉丝大站纷纷发表声明,称因“不可抗力”,导致本定于7月11日在京举行的“火箭少女101出道发布会”延迟,具体时间待定。

  我们也从知情人处坐实,因为团员缺失,发布会确定无法举办。

  时间倒退至6月23日,大型女团养成节目《创造101》决赛盛况还历历在目。历经三个多月严酷考核,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段奥娟、郭颖(Yamy)、赖美云、紫宁、杨芸晴(SUNNEE)、李紫婷、傅菁、徐梦洁 11人从101位女孩中脱颖而出,坐上了喻有“出道”之意的金字塔王座。是夜,黄渤[微博]为她们主持,姜文给她们报幕,一众大咖艺人线上线下为他们打Call ……这些在数月前还是娱乐圈“小透明”的女孩,如今俨然成了耀眼明星。衬着潮水般的欢呼声、掌声, “C位”孟美岐的一句话代表了11位女孩当下的状态:“以前虽然是在角角落落里(的存在),但现在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终于可以发光发亮了。”

  彼时,她们尽享苦尽甘来的美妙,她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火箭少女”。任谁也不会想到,仅在半个月之后,这个团体就经历了一次严重的动荡。新晋成团,就险些四分五裂。

  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7月9日,有8位女孩所属原经济公司已同拥有“火箭少女101”团体经纪约的腾讯方代表进行了谈判。谈判围绕着“双方公司共享合约条款”、“团员个人权益”等多方面展开。截至目前,谈判尚未有个明晰的结果。除之前预录好的11人轻团综于7月12日如约上线外,原定于近期展开的各项集体工作均搁浅。

  实际上,自《101》比赛结束后,我们曾连续跟访“火箭少女”近一周时间,也近距离观察了女孩们进行广告拍摄、成团曲录制、新歌排舞等工作全过程。在外界看来,“火箭”危机爆发突然,而就我们多天近身观察来看,问题早有暗涌。如今,“火箭少女”将何去何从?我们暂无从得知。但在此,我们还是可以为大家独家还原出,在这场“风暴”袭来之前,“火箭少女”们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在此之前,我们也曾经跟随《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多日,同样目睹了诸多不得已的缺失和遗憾(点击阅读)。在产业热烈期盼偶像团体元年到来的时刻,打着“限定团”概念出道的这两个团体,却先后哑火。

  参考韩国的模式,从《101》选秀节目到节目衍生团的“共享经济”运营模式被全盘拿来主义之后,国内最受瞩目的男团女团似乎都不是那么顺利,等待中国内地娱乐公司的不仅是鲜花着锦,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整个国内娱乐产业在在偶像工业上的青涩和方方面面的缺失,令这些第一个吃螃蟹的经纪公司备受瞩目,摸着石头过河的每一步,被一一记录和放大检视。烈火烹油,如履薄冰,行业的不成熟不完善,没有相应法律的保障等等,是这些经纪公司和网络平台无奈背负的原罪,但他们做出的探索和努力,却是国产偶像产业上值得被记录和鼓励的。

大火之后的两盆冷水

“火箭少女”正式成团“火箭少女”正式成团

  对于孟美岐、吴宣仪、杨超越、段奥娟、Yamy、赖美云、紫宁、杨芸晴、李紫婷、傅菁、徐梦洁 这11位女孩来说,6月23日无疑是美妙的一天。经历了一百余天,上千个小时高压比拼后,她们从《创造101》成功“毕业”了。

  累积高达5000万的粉丝集资金额,总决赛当晚来自网友19亿的点赞数据,热搜榜上数十条相关词条……无一不佐证女孩们人气之火爆。而节目方也始终强调,他们的目标,是创造一支“中国最强女团”。“火箭”11人被赋予了“最强” 期待。

  在当天决赛上,导师罗志祥[微博]为女孩出了一道思考题:“这三个月的速成班,不可能给你们一个长久的职业生命,更没有一夜爆红这件事。在爆红之前,你们是否曾经问过你自己,你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没有?

  女孩们还来不及仔细琢磨这句话。在决赛落幕当晚,11人连夜赶赴长沙,准备参加湖南卫视举办的一场大型晚会。这是她们的成团首秀,也是她们第一次站在知名省级卫视的舞台上。

“火箭少女”在湖南卫视晚会表演现场“火箭少女”在湖南卫视晚会表演现场

  “火箭少女”们的晚会节目,是一组网络神曲串烧。尽管女孩们青春无敌,亦努力摆出各种可爱俏皮的表情,但简单却极为凌乱的舞蹈动作,对不上口型的假唱……让网友毫不留情,直批:大型车祸现场。

  她们自己也清楚首秀失败了。“因为我们打的是中国最强女团嘛,大家就会说什么最强女团,舞不行,对嘴都对不上啊,就会有这样的一些……”段奥娟脸上挂着一抹尴尬笑容回忆着那场演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

段奥娟(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段奥娟(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是有些难克服的客观因素。因之前长期比赛强度极大,“火箭少女”多位团员身体亮起红灯。傅菁扁桃体连续发炎多天,讲话都困难;杨超越在机场一直喘不过气,直到晚会直播前傍晚,身体才恢复一些;吴宣仪因连续几天熬夜赶工,从决赛到长沙演出期间从未卸妆,导致人生中第一次长了麦粒肿,但也只得先吃药消炎……其中最为严重的,是团员李紫婷心脏出了问题,疼痛难耐。SUNNEE很心疼她:“紫婷去了医院,医生说是休息不足导致的,背部神经和几处神经什么的压着……看她这样我还挺不开心的!”

李紫婷(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李紫婷(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除了身体问题,在为《101》决赛连轴学习新歌舞,进行各种VCR拍摄的前提下,大家根本顾不上再排一个晚会节目。湖南台的神曲串烧,女孩们前前后后大概只插空学了几小时。而到了长沙当天,才开始简单排队形。女孩苦笑:“其实那天的表现已经比想象中好很多了,因为之前我们在练的时候,是没有一个人记得住动作的,大家脑子都累懵了……我们表演做不好肯定是我们的错,要检讨。但很多安排真的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观众嘲讽显然不可免。一如王一博在《101》里所讲:“别说你(练习)时间不够,观众也不会知道这一点。你就是要给结果。”但作为一票一票把小姐姐们投出来,有私心的粉丝群体来说,他们是心疼女孩的。不少粉丝还是给予了宽容态度,盼着她们在下次舞台上“逆风翻盘”。

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12天后,在另一顶级卫视浙江台的“跑男”嘉年华上,“火箭少女”进行了第二次公演。她们唱的是《创造101》主题曲,他们已在比赛中呈现过无数遍,有足够信心不会出错。然而,服装和造型依然被网友批驳不合时宜,没有任何队形变换的舞蹈,甚至当天伴奏带用的还是《101》节目里百人原声版本,且伴奏带声音远远压过现场音……

浙江卫视舞台上,“火箭少女”的造型备受争议浙江卫视舞台上,“火箭少女”的造型备受争议

  所有问题堆积,某知名论坛小组里,关于公演的相关讨论帖刷屏了好几页。“且不说让她们全开麦。单说出道小半个月了,在已订好行程前提下,她们作为唱跳女团竟没有重录一版11人的主题曲?没有供唱跳现场使用的半开麦垫声伴奏,就敢去表演?”另有人表示不解:“团队到底有没有正视这是一次真正的‘舞台’机会?还是只把它当做一次‘刷脸’通告?”

赖美云点赞微博的截图赖美云点赞微博的截图

  当天,团员赖美云点赞了一条“火箭少女造型一言难尽”的微博,随后又取消了。Yamy在私人INS上“抱怨”了一些舞台状况,却招致了一大波舆论攻击。无论如何,两次不尽如人意的亮相,使得“火箭少女”的舞台备受质疑。

节奏太快了

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关注《创造101》节目的人都知道,参加这档节目的女孩们分别来自不同的经纪公司。在节目结束后的两年内,“火箭少女”的经纪约会统一签给节目平台方腾讯,而团体运营权则交给了由龙丹妮、马昊等人创办的“哇唧唧哇”公司。

  据“哇唧唧哇”方介绍,在运营“火箭少女”的,他们会组建一支大概30人左右的团队。除了常规团队里配置的经纪人人、宣传两年内,还会细化到请专人分抓音乐、综艺、粉丝运营等单面规划……管理事无巨细。

  “我们真的不想女孩们成为快销品,还是希望能用音乐作品说话。毕竟他们是作为音乐向偶像出来的。”在北京城东某摄影工作室里,“火箭少女”运营团队负责人,“哇唧唧哇”员工的N先生说道。在加入“哇唧唧哇”前,他曾在龙丹妮时代的“天娱”做过多年企宣工作。经历过多届选秀,他知道凭作品立人的道理。

  但有些机遇,只有在当下刚比完赛,女孩热度最高时才有。国内的市场环境不等人。抓,还是不抓?

为拍摄广告,杨超越正在化妆(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为拍摄广告,杨超越正在化妆(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见面这天,“火箭少女”正在紧张拍摄麦当劳一组新品的宣传照,女孩们从早晨工作至深夜。就6月23日《101》比赛结束,到之前原定女团举办正式出道发布会的7月11日之间,她们的行程基本如下:

  6月24日,湖南卫视“毕业晚会”

  6月27日,“麦当劳”广告拍摄

  6月28-29日,成团曲录音

  7月1日-7月3日,成团曲排舞/能力测评

  7月4日-5日,拍摄某代言宣传物料

  7月6日,浙江卫视[微博]“跑男嘉年华”

  7月8日,成团造型照、形象片相关拍摄

  7月9日,某电影主题曲录制

  7月10日,出道发布会定妆、总彩排

  ……

化妆完毕来个自拍(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化妆完毕来个自拍(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创造101》的发起人黄子韬[微博]曾告诫女孩:“你们出去之后可能什么都接,代言、活动、综艺……这对一个艺人来说都是消耗。怎么样是不消耗?作品。作品用什么积累?时间。”

  显然,在这17天里,“火箭少女”并没有那么多时间“磨作品”。以上行程都需要她们在极短时间内消化完成。其中最重要的单曲部分,她们只有两个半天的录音时间,一天半的练舞时间,这本身就是压力。

吴宣仪、傅菁和女孩们在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吴宣仪、傅菁和女孩们在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而在韩方原版《101》 (第二季)中,于当年6月17日结束比赛成功出道的限定团WANNA  ONE,直到当年8月7日才举办了他们的出道演唱会。中间近两个月的时间,他们都留给了集训。据悉,他们的日常练习常常持续到半夜,团员睡眠不足一个小时——且这种练习强度是在外界公认所有团员底子还不错前提下推行的。

借休息时间补妆的徐梦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借休息时间补妆的徐梦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徐梦洁坦言:“其实之前做练习生时我已经在学习很多做艺人的东西了。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是,它(出道即收获极高关注度)来得太突然,太快了,一直把我们逼着往前走。虽然也是好的,可以让自己有紧绷的意识,但是也希望可以不用那么紧凑,很多事情真的都要消化的。”

专业实力参差的少女们

孟美岐在录音(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孟美岐在录音(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北京的夏天,多燥热难耐。室外温度已经飙升至近40度。 

  这一天,是“火箭少女”们录制成团单曲的日子。我们已听过新歌的demo,是一首品质不错的舞曲,歌词裹着少女甜蜜气息,节奏又利落帅气。为这首歌曲担任制作人的KIM和Nick Pyo,是韩国顶级音乐人。韩中两版《我是歌手》里,很多歌都出自Nick Pyo,之手,同时他们也曾参与《101》主题曲的制作。

素颜的吴宣仪心情很开心(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素颜的吴宣仪心情很开心(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火箭少女”需单个进棚分录自己part。听着另一团员唱的酣畅,杨超越喃喃道:“完了完了,哎我有点慌啊,怎么办怎么办?”恰从旁经过的吴宣仪听闻,甜甜地鼓励说:“加油喔!一定要有你的态度!你的声音一定要热情起来就好啦!”

杨超越看着录制材料(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杨超越看着录制材料(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但,真的跟不上。

  大多团员进棚,跟着伴奏轻哼几遍,就很快进入录歌状态,制作人至多再强调一些细节。每人基本能在一小时内结束“战斗”。

  而到了杨超越录歌,两位异国制作人索性从控制室走进录音间,和她一起席地而坐,半句、半句地教唱起中文来。事实上,杨超越被分配到的部分算是最少的,但光是“找调”就花了半个多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他女孩早已结束工作相继离去。在几经发音、曲调调整,终于唱完了那句“OMG!ComeOn!”后,杨超越如释重负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着大喊了一声:“我的妈呀!”

Yamy录制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Yamy录制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在《101》比赛时,来自泰国的李紫婷凭借过硬的演唱实力成为了寓意优秀的“3A组合”一员。然而在录制单曲那天,紫婷出现多次发音失误,录唱没几分钟就哭了起来。她实在看不明白新歌绕口的中文词,歌曲结构也很复杂。

  “我压力真的有点大,”紫婷语速缓慢地说,“我看不懂中文词,就会听,会说……之前在《101》有自己熟的歌,练习时间也多一些,但这首歌(指成团曲),前一天刚刚给到歌词,太快,准备来不及的……”中文没那么灵光,是她现在最忧心的事情之一。

  转眼另一天,女孩们已为新单曲学舞了两三小时,编舞的老师来自为TOP团体EXO、SHINee排舞的团队。

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原本是集体教学,但没多会儿,领舞老师就重新分配了队伍:孟美岐、吴宣仪、傅菁、徐梦洁、Yamy几个进度极快的女孩被分到了一组,顺着音乐不断学习新动作。杨超越、段奥娟、李紫婷、紫宁、SUNNNE则在另两三位老师带领下进行慢动作拆解。

认真练舞的孟美岐(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认真练舞的孟美岐(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领舞老师表示:“其实她们都比我想象中学的快……为什么分两拨?对,她们舞蹈能力是有些差距……但把一些人拎出来,不是他们特别不好,只是进度稍慢的同学如果一开始跟着快的同学赶,会漏掉很多动作细节的,还是让他们磨扎实吧。”

  段奥娟有些“丧”:“跳舞对我来说真的难。我老记不住动作,跳了后面就忘了前面。”孟美岐则在给SUNNEE开“小灶”,她动作流畅,但SUNNEE却跟的有些吃力。而杨超越表情始终严肃,当晚排舞她练习时间最长,其她女孩接连休息,她仍在老师的指导下反复调整动作。

段奥娟有些“丧”(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段奥娟有些“丧”(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外界多讽,只要有杨超越在,其他团员都要“拖飞机”。杨超越语气平淡:“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我真的是实力不好。可能很多人看了很多电视剧,她们的宗旨就是一个废柴,最后她会逆袭的。但事实上生活里就是有很多人,她是没有逆袭成功的……我只能说,为了赶上大家的进度,我会更努力,这次一定要比上一次的自己更好。不要退步,一定要进步就可以了。”然而,尽管反复练习,再合体时,杨超越的动作还是比旁人慢了半拍。

接受指导的杨超越(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接受指导的杨超越(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没有再多时间抠动作了。练舞最后一天的上午,他们合体走了几遍音乐,下午就得马不停蹄飞到上海做另外的通告。

个性待磨合 “友好”却也未能互相“依赖”

融洽的关系(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融洽的关系(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初成团,除了业务能力不匹配,11位女孩的日常相处也有待磨合。尽管她们一起比赛过三个月,但其中几位女孩之前既不在同一宿舍,也未在小组考核里合作过,相识,却也没那么相熟。

  “你会怎么形容现在11个女孩间的关系?”

  杨超越很耿直:“就队友吧。我跟她们关系其实都很好,但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我依赖的人,所以还是会没有办法……能够跟某个人分享一些事情的。”

杨超越和小浪聊天(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杨超越和小浪聊天(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你说团魂?那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我觉得它肯定会有的,只是不可能说们11个人才刚聚一起一个多礼拜,我们就有团魂。那肯定都是骗人的。”SUNNEE耸耸肩。和看似咋呼的男孩气外表不同,私下的SUNNEE很安静,穿低调的素色T,背暗色双肩背包,过长的刘海将眼睛遮住大半。她常独个儿坐在一隅,听听歌、看看手机视频。

  在《101》决赛公布她出道那一刻,SUNNEE哭得很厉害,她说自己根本没有准备出道发言。这是实话。

一人吃饭的SUNNEE(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一人吃饭的SUNNEE(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在比赛初期,凭借独特的中性风格,很多人看好11人团中必有SUNNEE一席之地。然而某个时期,她和孟美岐、吴宣仪几组搂抱玩闹的照片忽被网友揪住,继而被放大解读成“SUNNEE试图骚扰其他女孩”,恶评涌来。

  所谓“骚扰事件”,对SUNNEE本人打击很大。我们和女孩们聊迷茫。其他人多讲的是工作上的不适。唯有SUNNEE说:“我不怕工作难还是简单,我怕的是跟大家相处。”

  她向我们袒露心声:“其实,我本身个性是很咋呼的,我很爱跟朋友打闹,很爱交新朋友。在上《101》之前,我也因为爱玩闹而被身边人说过。但当时我就觉得,还是做自己吧,开心就好。所以来《101》我还是以我原本大咧咧的状态去做,但是我又第二次被打击了(所谓“骚扰事件”)。所以我就觉得,嗯,有可能我喜欢的自己不是大家喜欢的……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发生,我后面就一直在调整自己。”

  这几天,但凡有团员来找SUNNEE玩,她们也会一起说说笑笑,互相“挤兑”一番。但大多时候,她还是和人群保持着些距离。

SUNNEE在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SUNNEE在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作为一支团体,女孩们的“目标”亦不统一。

  “我们11人比较特别,半道组成一团。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很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是跟大多女团不太一样的地方,”SUNNEE看得清楚,“大家都挺有个性的啊,只是有些人有想法不太敢说出来,有些人很敢表达。”

  有团员对我们直言,她很想在这两年中拓展自己某优势面,在某领域有所深入;某团员的愿望是做独立音乐人,“想做自己的作品,但现在没时间潜心学习”;某团员很想回学校读完书,对学业有些焦虑;某团员很满意出道单曲的风格;而某团员主动和团队表态,“不要学韩风”……

吴宣仪有过女团经验(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吴宣仪有过女团经验(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有几年成熟女团经验(“宇宙少女”)的孟美岐、吴宣仪则坦言,做一个团,都要从练习生时期开始磨合。相处久了,大家才会在台上台下形成默契。如今在“火箭少女”,“我们很多方面还是要互相了解、适应。”

不懂怎样做一个“公众人物”

化妆中的孟美岐(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化妆中的孟美岐(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在11个女孩里,除了孟美岐、吴宣仪以专业女团打造方式出过道,其他女孩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当“明星”。之前比赛封闭了三个月,一出来,即被推到行业最瞩目的位置。她们来不及反应,亦缺乏所谓的“公众人物”意识。

  引起轩然大波的是“杨超越紫宁”热搜事件。

“杨超越紫宁”热搜事件截图“杨超越紫宁”热搜事件截图

  这则热搜背后是紫宁“翻牌”转发了一则粉丝微博以示感谢。该微博内容多是些支持鼓励紫宁的话,但其中几句诸如“无法接受那些唱跳实力未达到出道水准的女孩出道”,“团里那些整天嘻嘻哈哈的闲鱼”等形容,被网友挑出来,直指是在暗讽“火箭”队公认实力不佳的杨超越。紫宁此举被解读成讽刺队友,“不乏心机”。

  “所有人都在骂我说,你脑子抽了吧?我确实当时脑子抽了。”当被问起转发事件时,紫宁脸涨得通红,语调里带着哭腔:“当时是在拍麦当劳广告间隙,我刷微博,看到很多粉丝在叫我翻牌。正好我爸妈也在跟我说,你粉丝那么挺你,你干嘛不去评论评论他们?你回应一条有那么难吗?我真的是刚出道不懂,也很慌,不知道该回哪个。然后正好看到好多粉丝圈我,说那个微博给你提了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我觉得这种建议微博我是可以回的,挺感谢的,所以我就抱着这个心态评了。评到一半,那边叫我去拍摄,我赶紧把字打完,发送之后就忙去了。回来之后发现出事儿了,就已经晚了。”

  “我觉得我要是个路人,我也骂,真的。你怎么看,我都是做错了的那一方。我这方面的意识真的太欠缺,随意了。所以以后真的还是看清楚。我会改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事发后,紫宁除了当面向超越解释,还写了一段长长的道歉文。“但是……(团队)就是不让发。那时我才知道,很多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的,没有办法。”

紫宁紫宁

  一片谩骂声中,紫宁自己越来越困惑:“我现在不知道出道对我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之前在公司练习时间也不长,我知道要成为一个很稳艺人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任,我现在有点懵。”

  而另一边,在第一时间听完紫宁解释的杨超越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然而第二天再上网,看到这件事已成了全网热议话题。“很多人都已经上升到紫宁人品问题了,我就觉得特别生气,就一冲动,连着帮紫宁回复了好几条解释!”

  杨超越在网上公开替紫宁“撑腰”时,我们恰和“火箭少女”的工作团队在一起。把她的留言拿给团队看,工作人员这才注意:“啊……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去问问吧。”

  不久之后,杨超越的几条留言就“消失”了。

  “我最近真的删了很多微博。我就觉得,哇!有点精神分裂!上一秒发完的下一秒就删掉了。”杨超越干笑了几声。

杨超越删掉的微博杨超越删掉的微博

  杨超越本人是个十足的手机控。一闲下来,她就抱着手机不停刷屏。问她在看什么?她大大方方答:“就看别人给我的评论呀,挺好玩的!”

  杨超越不太明白,自己怎么就变成一个热搜体质了。

  “我在(节目组)里面‘关了’那么久,行为举止都没啥意识。出来还是想发什么就发什么。但是我后面发现好像可能……现在关注我的人太多了,我的一些举动可能会引起很多讨论。”

  几次发微博上热搜之后,工作人员有提点她:“发之前给我们看一下。”杨超越有点犹豫:“但有时候我自己在心里就想,我觉得……还行吧?应该没问题吧?哎呀先发了再说。”

杨超越在化妆(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杨超越在化妆(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为了感恩支持自己的粉丝,杨超越琢磨着想送大家一点“实际性的粉丝福利”,“我以前看微博也经常看一些博主抽奖,我就想,那我也抽一个吧,抽个手机。他们应该会高兴,因为我之前看到那些博主抽奖时,我也可想抽到我自己了。”

  杨超越就真的发了个非常“网红格式”的抽奖博。但团队又告诉她:“没有什么明星会这么抽奖的。”她就又删掉了这条微博。

  “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在融入艺人角色的过程中,我觉得我应该会弄出很多笑话。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也觉得热搜它在等着我。就很害怕……你知道,啊又上热搜了。”杨超越有点苦恼。

杨超越认真练舞(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杨超越认真练舞(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除了个别成员偶尔在社交平台上太“放飞自我”,未计后果地表达一些私人情绪外,整个团也常常会做出一些集体“凸槌”的事。

  不久前,“火箭少女”分别发宣传微博为《明日之子》节目打call,简单的一条微博,却分别出现了多字、少字、错字,艾特错官博等问题。其中,傅菁改了三次,杨超越更是重新编辑了四次。而为“跑男”嘉年华发宣传博时,多位团员重复出现了如上“低级”错误。

  很显然,对成为专业艺人这件事,女孩们还缺乏准备。

安全感缺失

孟美岐(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孟美岐(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比赛几个月,你一直都在里面封闭式训练,所以你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了,”孟美岐表示,“每个女孩其实都是在慢慢适应,一点点摸索现在的环境。”正处20来岁的敏感年纪,面对突如其来的关注,她们心里有很多不确定,太多忐忑,需要有人能够引领她们,带着她们冲破迷雾。

  在为新歌排舞的前两个下午,赖美云没有出现。再回来时,她只剩半个晚上和一上午时间学习,跟上大家进度。这对她来说,“压力挺大的。”

  有爆料称赖美云现身医院,疑似去看心理科医生。这件事是真的。

  “我自己就是那种压力体,说是对自己要求高,其实是因为我没自信。像在现在的团体(“火箭”),我也会觉得她们太优秀了,跟她们在一起,压力山大。她们就唱得也好,跳得也好,长得好看,又高……”眼见气氛渐渐沉,赖美云马上换了个调皮语气,露出小梨涡笑道:“比不过她们!我看我粉丝都说我是凹位出道哈哈!”

赖美云录制歌曲(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赖美云录制歌曲(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尽管平时的赖美云看上去很开朗,但她本质是个“内向的人”。话很多的她常常也是在用不停聊天的方式释放某种焦虑。

  看心理医生这事,她倒觉得没什么:“因为我之前比赛压力大,再加上用医生的话说,我的(内向)性格和我做的职业有一点冲突,所以会比别人做这个职业更辛苦一点。心态不稳。”

赖美云(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赖美云(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而就在曝光赖美云就医前几天,网络上有人直接曝光了吴宣仪的私人身份信息,攻击她“谎报年龄”。吴宣仪向我们透露,所谓改年龄,不过是父母当年为了让她早点上学,而改动了几个月而已。

  “这事其实原因很简单。但我自己也不能,也没必要说去(特意回应什么)……”

吴宣仪向小浪提起“谎报年龄”事件(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吴宣仪向小浪提起“谎报年龄”事件(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赖美云看心理医生和吴宣仪身份信息泄露这两件事,负责运营的哇唧唧哇团队方面都没有做出适时反应,因此也引发了粉丝不满。

  而据哇唧唧哇表示,吴宣仪事件出来后,他们也一直积极沟通宣仪以及乐华方,并非不作为。最终几方达成共识,身份证信息错误问题还是由原生公司(乐华)回应更为妥当。

  SUNNEE坦言:“毕竟‘哇唧唧哇’是我们成团后才刚一起合作的,所以肯定不能说第一天合作就很愉快,肯定会有一些摩擦,还是得要磨合一下。”

录歌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录歌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有资深经纪人分析:“这些女孩子其实还挺小的。又啥都不懂,出了点事,上了几次热搜,表演一次就被嘲一次,急都急死了。你不能有效帮助她们解决,不给她那种专业的人去维护她们,让她们信任,就愈发没安全感。”

集体出走

徐梦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徐梦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7月8日晚,徐梦洁在微博上发布了几张甜美可爱的自拍。留言区里,她撒娇“埋怨”当天有那么点儿不顺:丢了眼药水散粉手链……口红也差那么点就丢了……当时的她可能还不知道,那一天,她也差点“丢”了她的团员们。

  就在那晚,几位“火箭”成员的原经纪公司突然分别接走了自家女孩。

有料Vol.147 “火箭少女”20天“飞航”记有料Vol.147 “火箭少女”20天“飞航”记

  最初,坊间传闻是孟美岐、吴宣仪所在的乐华娱乐和“火箭”经纪方腾讯产生合同纠纷,两方就是否在“火箭”活动的两年期间,孟美岐、吴宣仪可以回到原“宇宙少女”进行“并行活动”一事产生严重分歧,故强硬带走了自家的女孩。据我们了解,紫宁、SUNNEE等其他非“乐华”女孩也被原经纪公司带出。实与所谓“并行”传闻无关。。

  几日以来,我们就此事也联系了多位资深业内人士和一些相关知情人。综合各方说法,我们了解到出走背后更深层的复杂缘由。

  在团队规划方面,“哇唧唧哇”表示会陆续配置30人左右运营团队。综合跟访几天来看,“少女”专属运营团队目前人员还未全部到位,职务大致囊括大经纪、执行经纪、商务、专属摄影、助理。有知情人士透露:“哇唧唧哇”的宣传团队并未就位。

趁着化妆期间休息一下的Yamy(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趁着化妆期间休息一下的Yamy(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在《101》开播之初,腾讯方面表示,关于11人女团基本计划,他们已和“哇唧唧哇”展开商讨。而我们从运营团队处也证实,早在半年前,为了让女团出道后不致步伐慌乱:“除了当时在长沙开了场节目发布会,包括她们出道后的单曲如何打造,除了音乐作品,你还需要有综艺加强人设,包括需要去落地的东西,都在想。”

  按“火箭”团队的计划,接下来,“火箭”将陆续推出展现日常生活的“轻团综”和有正规综艺节目体量的大型团综;和其它大热综艺接触中;举办多场FM见面会;年底还要在几大城市召开演唱会;音乐专辑也会推出;另在沟通几大国际品牌彩妆、香水的代言。“我们差不多会在今年完成二十多个项目。”

  但紧规划能否实际落地完美执行却面临着复杂环境的考验。

  对比《101》原版产地,亦是造团能力上乘的韩国。一个目前无法企及的事实是——韩国偶像产业极为成熟。从《101(第二季)》出道的WANNAONE,等待他们的是若干个丰富的打歌舞台释放魅力。纵观其出道几月安排,除参与综艺、拍摄广告、举行见面会外,作为唱跳团体,其主要精力放在了专业舞台上。以音乐为重,WANNAONE早期登上打歌舞台,就连续夺得多个一位,业务能力迅速受到肯定。

Wanna One男子组合Wanna One男子组合

  在国内,等待火箭少女的,却并没有这样成型的音乐舞台环境。尽管“火箭”团队有意识努力经营:“譬如我们现在FM营销模式已经设计好了,接下来会执行。而且我们的FM一定不是做所谓圈钱之用。它会和女团品牌相互,其实也是把节目里女孩立起来的形象做一个无限放大。而通过能体现他们人物性格、综艺感的节目,在接下来两年期间,我们希望可以让更多人喜欢她们。”

  然而,若只凭综艺、FM、广告做维持存在感的稻草,预计节目红利过后,鲜有机会能呈现专业舞台魅力的“唱跳团体”,也是会让人失了兴趣。

  目前,傅菁最大的困惑就是:“不知道自己在‘火箭’里的定位是什么。感觉就是哪缺我,我去哪。”

  “团队没有跟你们开会讨论过吗?11人的人设?团体打造方向?”

  “这个首先还是看公司决定,怎么区分我们。这个我们做不了主。暂时还没有探讨这方面。出道之后就开始工作了。”

傅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傅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高密度的通告,对运营团队来说也是考验。据几位电视台知情人士透露,之前两次卫视晚会,均因团队对接层面出了问题,不到位,“闹得不是很开心”。而几次危机公关处理不当,亦使得成员本身对运营团队缺了些安全感。

  至于造成此次“出走”的另一原因则是,有业内人士表示,“火箭”团队不让团员进行“个人活动”,已推掉部分女孩的个人代言并引起了不满。

傅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傅菁(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有不愿透露身份的经纪公司方代表表示:“作为公司来说,培养女孩女团已经砸了不少钱了,都希望能变现的嘛。至少你给我一个变现的可能性啊,但现在个人活动什么都不让接,就是基本断了这条(财)路。”

杨超越在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杨超越在练舞现场(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而早在一次采访中,我们恰和“火箭”团队提及过团员个人发展规划,团队谨慎表示:“说真的,做一个好作品好困难。每个人都有单曲(或其它个人计划)……本身是一个好事,但是先要把这个团立住才会去做。”

  传闻愈演愈烈之时,哇唧唧哇方也正式回应:“不涉不让个人活动一说。是我们已有明确约定,先集体活动,个人活动会在(出道)3-6月后陆续展开。”

孟美岐和吴宣仪在练舞(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孟美岐和吴宣仪在练舞(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通过我们多天、多方摸底,“火箭”运营团队固然有他们的缺失,但几家经纪公司直接带走女孩的行为,从法律层面来讲亦欠理性考虑。

  首先,毕竟原经纪公司和腾讯方有约在先,明确提出入选11人团的女孩未来两年合约全签在腾讯方,哇唧唧哇负责管理和运营。两年内,原公司在业务上不得进行干预。

起大早赶到拍摄现场化妆的少女们(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起大早赶到拍摄现场化妆的少女们(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通过多方途径,我们从相关人士处也看到了合同文本。30余页的经济合同,条款限定十分严密。据该合同内容明确可知,腾讯确从一开始便与经纪公司签署的是“割裂合约”,合同中亦不涉及“单方解约权”。简单来说,在两年内,经纪公司根本就不能解约,必须继续履行合同。

素颜亮相,寻找食物(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素颜亮相,寻找食物(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而在合同严谨情况下,多家女孩所属原经济公司和拥有“火箭少女101”团体经纪约的腾讯方代表进行的谈判,其由头则聚于“火箭”团队和女孩存在一些沟通问题,另有女孩在高压之下产生了情绪问题。而双方的谈判则围绕着“如何进一步合理规划运营”详细展开。

  据最新消息,目前双方已达成共识。在细化了运营规范前提下,所有女孩已悉数归队。腾讯方也表示:“我们确实也需要检讨。有些急于呈现作品而没有好好准备充分。团队也没有和女孩们有充分磨合时间。造成一些执行失误。这点我方已经和原生公司、孩子们道歉。”

  另据相关工作人员透露,关于团体形象、音乐计划、个人发展计划都在如期进行中。

结语

开心聊天(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开心聊天(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2018年,因为《创造101》的爆红,中国女团市场复苏。有更多的女孩、女团跻身主流圈,被大众看到、喜爱。其中,“火箭少女101”更算是“C位”成团,承载万千希望。尽管,一路上确会有种种质疑掷向女孩们,但并没有人真的希望女团破茧只是幻梦一场。

背影(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背影(新浪娱乐,摄影/宫德辉)

  然而,国内市场环境又是如此矛盾。选秀推行十几年,节目迭代,近两三年来中国互联网快速进入娱乐行业,带动巨大的年轻用户市场、商业市场迅猛发展,使得中国娱乐经纪公司们还来不及依次进化,就直接跨越到了今天。冲在最前面网络平台和经纪公司,带着这些男团女团,面对的都是一个未知的风口。探索的过程当然极不平静,等待他们的一方面是层出不穷的新鲜面孔,一方面是随时拿着放大镜检视的粉丝们。所有的被挑剔被指责,也许都不仅仅出于运营的失误,更多的来自于我们这个庞大市场和粗浅行业还没有准备好的深层原因。韩国成熟的偶像经纪模式与中国稚嫩的娱乐经纪行业,不可能通过两次选秀节目就能无缝融合。但整个中国市场的勃勃生机,确实令所有人看到了曙光。冲在最前面的,是最危险的,也是最值得被记录的。

  犹记某天练团时光,11位女孩聚在练舞室外等待。在挂着李宇春、张靓颖、X玖等艺人的照片墙下,她们一个一个地“数星星”,“叽叽喳喳”不停,“为什么没有我们的照片?”“因为我们才刚开始,照片还没有摆上去呢!”“有一天一定要摆上去!”“我们要好好准备啦!”

  那一刻,阳光从窗外斜斜打进来,橘色的光温柔撒在女孩子们漂亮生动的面庞上。她们笑声清亮,青春正好。(Ran/文LXY/整理宫德辉/摄影陈植/摄像)

栏目介绍

  新浪娱乐在这里帮您解读娱乐圈另一面。

主创团队

返回顶部